“58岁老妈沉迷霸道总裁网络小说,每天都是晚上一两点睡”“我爸,天天热衷刷赘婿小说同名短视频无法自拔”……

  “网瘾老人”可以说是近两年社会上出现的高频热词之一。最近,知乎上有关网瘾老人的热点话题——《老人每天上网超10小时》,就激起了一众儿女的热烈讨论。

  这个话题也上过微博热搜

  《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首次披露60岁以上老年人在互联网上的行为偏好。报告显示,0.19%的老人在某资讯App上的日在线时间超过10小时;全国或有超过10万老人呈现出极致孤独的生活状态,全天候沉迷在手机端的移动互联网上。

  到底是什么,让这届老爸老妈、爷爷奶奶沉浸在网络世界?

  微博网友评论

  “网瘾老父亲”爱看重生修真文

  “我爸,简直是各种玄幻、修真小说的骨灰级爱好者。”提到自己的“网瘾老父亲”,乔小姐有点无奈。

  去年,刚退休的乔爸乔妈从东北老家来杭州,和乔小姐住了大半年。性格开朗的乔妈刚来杭州,就加入了小区广场舞大妈的队伍;而内向的乔爸,一直没能在杭州找到“组织”。

  慢慢地,她发现,老爸的精气神没有在老家时那么足了。“有时候我半夜一两点下班回家,路过我爸的房间,还能看到从门缝里透出来的手机屏幕亮光。”

  “我爸天天都在手机里看什么?”抱着好奇,乔小姐曾偷偷解锁过老爸的手机,这一看,不禁“大受震撼”。乔爸手机里的读书App,收藏了不下十本小说,“都是类似转世重生、异术超能情节的小说。一部小说至少1000章起步。”

  “我是他人眼中一无是处的赘婿;但,上门女婿,未必不能翱翔九天”“修行五百年的渡劫期修仙者重生回都市,看这一世如何弥补遗憾”……看着这些小说的情节简介,乔小姐想不明白:“我爸也算是知识分子,年轻时候读的可是四大名著、外国文学呀。”

  后来,乔小姐和乔爸有过一次谈心:“我爸说,他在杭州真的太无聊了,身边没朋友,我工作忙,我妈每天忙着跳广场舞。”精神空虚的乔爸,只能和手机做朋友。

  一次在网站上浏览新闻,弹窗跳出了一个小说的链接,没看过这类男频小说的乔爸好奇点击,没想到一下子就“陷进去”了。“后来,他专门注册了几个读书App,发现平台推送给他的都是重生、修真、玄幻类的小说。”

  乔小姐本身就是互联网从业者,自然对平台的推荐套路很了解。“我爸看的这些小说,其实都是平台基于算法推荐的。”

  “在被算法支配的互联网世界里,在老年人长时间关注某类视频、资讯、小说后,算法会给老年人画像,继续推送类似的内容,会加固他们对信息的认可。”

  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算法工程师告诉橙柿互动记者,刚触网的老年人搜索了相关的信息,平台就会一直推荐类似内容。

  免费小说App精准捕获老年用户

  被算法“套牢”的远不只乔爸一人。今年58岁的叶阿姨,也算是“网瘾”老人。

  叶阿姨是杭州本地人,三年前刚从国企管理层位置退休。少女时期,她的理想型是琼瑶小说里的费云帆(小说《又见一帘幽梦》的男主角);而现在,她喜欢的是对女主角“小哑巴”一往情深的豪门阔少——秦少。

  《一帘幽梦》剧照

  激起了叶阿姨一颗“少女心”的秦少,是短视频剧集《秦少的小哑巴》里的男主角。“我是先从微博上刷到的。”重生的女主角小哑巴,能否让秦少识破她表姐的真面目?欲罢不能下,叶阿姨循着微博上的App下载链接,下载了某短视频App,在上面一口气追完了全部的21集。

  《秦少的小哑巴》剧照

  为秦少和女主彩糖圆满爱情结局感到欣慰的叶阿姨,退出追剧页面后,后台“猜你想搜”又继续给她推送了类似的甜宠短剧。但这次的视频内容只有短短十几秒,需要结束后“点击下方链接,免费阅读全文”。

  其实,这样的形式,已经成为众多小说App引流的套路。抱着必须看到结局的决心,叶阿姨随手点了一个个下载按钮。七猫、番茄、得间……叶阿姨已经数不清楚自己下载了多少个小说App了。

  和起点、晋江等老牌网文网站牢固占据年轻用户不同,很多免费小说的尾部用户已经成了像叶阿姨一样的中老年用户。

  通过短视频平台捕获用户后,这些App会想办法留住这些老年用户。因此,除了在下载后无需任何登录验证就可继续阅读,大字模式和听书功能也是这些读书App的主打卖点。

  叶阿姨说,她现在最喜欢的就是一边打开读书App里的听书功能,一边做家务或者做饭,“越听到关键情节,感觉拖地都有劲了。”

  从数据来看,免费阅读依靠下沉市场迅速获得了海量用户。根据Quest Mobile数据显示,七猫小说和番茄小说2020年9月的月活分别为5104万和5815万,而这一数据在2019年还只有千万量级。

  以叶阿姨为代表的老年人,为这些读书App带来了日活和使用时长。

  在番茄、七猫等免费小说平台上,就有不时跳出来的首页以及banner(横幅)广告。叶阿姨说,她在上面看小说时,阅读页面平均每五页就会出现一次广告。“就算听书也需要看一段3到15秒的视频广告,要想不要广告,就得开通会员。”

  抓住老年人“爱秀”心理

  这些平台赚了钱

  被算法“击中”,继而被平台“套牢”的,其实并不一定是像乔爸叶阿姨一样精神空虚的老人。

  来自遂昌的单爷爷和阙奶奶,可以说是活力老年人的代表。

  单爷爷和阙奶奶年轻时同为知青,退休后,不甘当社会“隐形人”的阙奶奶爱上了旗袍秀,单爷爷则迷上了摄影。前几年,夫妻俩偶然接触了可以把静态照片合成动态视频的彩视App后,就一发不可收,几乎每天都要剪7、8个视频。

  二老剪辑的视频,内容既有家族节庆,又有旅游记录,还有老人生日宴会等。每次,将视频分享到朋友圈、微信群后,总能吸引一众同龄的亲朋好友为单爷爷和阙奶奶点赞。他俩每次还会再单独将亲友为自己点赞的页面截图,发到朋友圈或家族群中。

  杭州家传创始人朱子一在媒体工作时,就一直和老年人打交道。在深谙老年人心理的他看来,很多老年人很享受网上社交带来的人生满足感,“这让他们感觉自己在社会上还是有存在感的。”

  因此,虽然滤镜没有同类型的App多,背景歌曲库也不丰富,但抓住了老年人“爱秀”心理的彩视,在商业化上依然成功。比如,早在2017年初,彩视就推出 了56元/3个月和 198元/年的会员权益,包括:会员身份标识、视频制作特权(特殊模板与素材、高清)、社交功能特权(类似陌陌);2017年7月彩视正式上线直播功能,支持多人连麦。

  通过这两项举措,彩视已实现盈利,规模为数千万人民币,营收占比上会员权益与直播分成各占50%。其中,会员权益的付费人数在数十万量级,直播的活跃用户月开销在50-60元。

  和彩视一样,抓到老年人爱秀心理继而创业的,还有杭州95后创业小伙小夏。

  在杭州某大学上学时,小夏就创立了一个教老年人唱歌的线上平台。平台会专门聘请年纪稍长的歌唱明星教大爷大妈们唱歌,一节课售价9.9元,价格不高,也充分满足了他们成为“名师弟子”的荣誉感。

  杭州郑先生的岳母,就是小夏创办的这个唱歌平台的资深用户。每天晚上8点前,郑先生必须和老婆一起带孩子,因为他的岳母要上平台和歌唱家学习,再去与人连麦、K歌。

  看着岳母拿着手机、戴着耳机、举着话筒,在平台上如痴如醉地唱歌,郑庆星似乎看到了他当年刚上QQ时不断等待网友头像闪动的情景。

  前年,小夏大学毕业了。在他的同学还在找工作时,他早已带着创立平台后攒下的200万元,投入到了接下来的老年人创业项目中。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 万禺